《紅樓夢》裏的婦科病

《紅樓夢》堪稱一部百科全書,書裏不僅吃喝玩樂無所不涉,而且裏面光治療婦科病的案例也有好幾起,秦可卿、王熙鳳、香菱、尤二姐等等等等,都找醫生看過她們的婦科病,雖然其結果不盡如人意,但曹雪芹的醫療知識還是挺豐富的。
 《紅樓夢》裏的婦科病 
   第十回中,肋下痛脹、少寐自汗、精神倦怠,又兩個多月沒來月經的秦可卿被賈府中幾個大夫都看過,也會診過,可療效欠佳,甚至連是病是喜都搞不清楚。沒辦法,賈珍才請儒醫張友士給秦可卿診治。張友士給秦可卿把過脈後,認爲秦氏是憂思傷脾,肝火太旺,患了經血不能按時而至的“月經不調症”。于是他在益氣養榮補腎和肝湯的基礎上,外加醋柴胡、香附米、元胡索,佐之養血的山藥和阿膠,並以清心健脾的蓮子、大棗爲引子,開了幾服藥,效果不錯。   與秦可卿的婦科病比起來,尤二姐就沒有這麽幸運了。本來胎氣上逆,胃失和降,已經懷了孕的尤二姐出現惡心、肢體倦怠、吞酸厭食、怕聞油膩氣味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在庸醫胡君榮的一派胡言亂語下,竟吃了“月經不調,全要大補”的虎狼之藥,不但病沒瞧好,還把腹中已經成形的男胎給打了下來,讓本來就看不到希望的尤二姐最後吞金自殺。   與尤二姐一樣流過産的女人王熙鳳雖然沒有自殺沒有死,但婦科病的痛苦幾乎伴隨她一生。從第五十五回她因操勞過度,保養不慎流過産之後,就得了“下紅之症”,即使不是月經期間,陰道內也忽然大量出血,這就是我們今天說的“功能性子宮出血”。曹雪芹在七十二回和七十四回中都詳細地敘述了這種“血山崩”的症狀,“上個月行了經之後,這一個月,竟瀝瀝地沒有止住”;“淋漓不止”等等,看了就這麽嚇人,與《紅樓夢》中交代的一樣,鴛鴦的姐姐就是患這種病死的,可見這種病對婦女的危害有多大了。 
  • 何潔赫子銘大婚何潔赫子銘大婚
  • 寶寶也深沉寶寶也深沉
  • 搶走棒棒糖以後搶走棒棒糖以後
  • 這貨不是面包這貨不是面包
  • 大桐的北京之旅 登上長城我好漢
  • 我的幸福公式:親情是長9的幸福
  • 寶貝祖孫情 我們幸福的祖孫三代
  • 幼兒園給寶寶吃毒大米和馊面條
  • 母乳質量取決于媽媽飲食營養
  與“血山崩”相反的還有一種婦科病,那就是香菱的“幹血之症”了,這種繼發性的閉經,中醫上稱爲“不月”或“經閉”,其主要表現是,形體消瘦、小腹脹滿、不能飲食、骨蒸潮熱、口幹顴紅、兩目黯黑等。現代醫學臨床證明,環境的改變、精神的刺激、生理器官的病變都可能引起“閉經”的發生。香菱的閉經,正是由“怒氣傷肝,內外折挫”引起,可謂是一語道破天機了。   “幹血之症”也好,“血山崩”也罷,都屬于月經不調的範疇,都與髒器的虧損、氣血的不和密切相關,所以治療這些婦科病,要從“本”上下工夫,不然,很難達到藥到病除的效果。薛立齋說:“血者,水谷之精氣也,和調于五髒,灑陳于六腑,婦人則上爲乳汁,下爲經水。”所以曆代名醫對于經閉和崩漏這些婦科病,非常注重髒器的治療,朱小南在《朱南山先生的醫療成就》一文中就明確提出了“注重髒器有調血氣、疏肝氣、健脾氣、補腎氣諸法”。只是《紅樓夢》中的那些婦女們沒有遇上中醫高手,不然她們就不會有那麽慘的下場了。

  相關知識推薦:
   有婦科炎症能懷孕嗎?

  別讓婦科炎症擾亂了懷孕計劃

  這些食物可預防婦科病

  >>>更多健康知識

《紅樓夢》中,尤二姐的身份

北影版《紅樓夢》尤二姐
尤二姐,賈珍妻尤氏的異母妹,是尤老娘前夫所生,後尤老娘改嫁尤家時隨來。尤老娘及其二女因賈敬喪事進入甯府。但除了賈珍、賈蓉、賈琏之外,她們似乎處于與賈府上下不相來往的狀態中。二姐、三姐都有姿色,但由于在未嫁之前就與賈珍有染。所以名聲不好。帶著這一汙點,二姐在被賈琏娶爲妾後,卻一心一意恪守婦道,希求做一個改過從善的婦人。她也爲性格與她不同的妹妹三姐的終身 尤二姐
擔憂,想把她從被賈珍玩弄的處境中解救出來,嫁一個好人家。可是隨著三姐與柳湘蓮親事的破滅。三姐自殺以後,她自己和賈琏的秘事也被鳳姐發覺。二姐被鳳姐賺入榮府後,就跌進了早就設好的陷阱裏。最後她只有吞金自盡一條路。尤二姐的悲劇不是因爲她笨拙老實,不能抵擋鳳姐對她的陷害,作者是要寫一個所謂失足的女人,永遠不能自拔。她雖是死在鳳姐手裏,但在一定意義上,又是一個被封建禮教所吞噬了的善良女子。
尤二姐本來不姓尤,這是她繼父的姓。她的母親尤老娘在與第一個丈夫生下她和她妹妹後就做了寡婦,後來改嫁尤家,她們姐妹才跟著也姓了尤。因爲尤家原本有位大姐,所以她們兩個才改稱二姐和三姐。不知尤二姐的生父家是怎樣一戶人家,想來應該不會太窮,否則不會給她和皇糧莊頭張家攀上娃娃親。在明清時代正是封建理學的巅峰時期,稍微有點錢財和地位的家庭裏的寡婦都是要守節的。尤老娘已經給亡夫生了兩個孩子(雖然不是兒子) ,而且他們的家庭條件應該還是允許她守寡的,但她還是要改嫁,這在那個時代算是極爲大膽的行爲。一種可能是她婆家叔伯欺負她沒有兒子、搶奪她的繼承權;另一種可能是她希望能嫁到比亡夫家更富裕或更有權勢的尤家。反正最後是風韻猶存的俏寡婦帶著兩個小拖油瓶興高采烈地嫁給了尤老爹。
困窘的生活狀況
  但是尤老娘改嫁後沒幾年,第二個丈夫也死掉了。她還沒來得及與尤老爹生出兒子,而自己生的兩個孩子又都是前夫的女兒,所以她在尤家的地位和前景也並不樂觀。而此時的她是韶華已逝,不可能再次改嫁以改善自己的生活質量。她唯一的希望就只能寄托在女兒身上。可惜自己的大女兒指腹爲婚的張家已經敗落了,以後真嫁過去只能受苦,只好想辦法退婚。可羨那死鬼老尤的親生女兒倒攀了門好親,居然嫁給了甯國府的頭號繼承人賈珍,雖然只是填房,但是至少這輩子都不 尤二姐(卷軸畫)
愁吃穿了。可她並不是尤老娘自己的女兒,和尤氏的感情畢竟有限。   況且賈府上下均是“一雙富貴眼”,雖然尤老娘很願意經常以尤氏母親的身份跑到賈珍家裏打打抽豐占點便宜蹭吃蹭喝的。但對于賈府族長賈珍來說尤老娘又不是他的親丈母娘,他對尤老娘是不可能長期無條件歡迎的。尤老娘和尤氏的關系雖然也維持得不錯,可是她當然也不傻,要想維持這種在女婿家討便宜的生活也不能總是空手而來。她能有什麽讓賈珍稀罕的禮物呢?——只有她那兩個堪稱人間尤物的女兒。慣經風月的尤老娘對男人的心理摸得很透,知道即使是賈珍這樣的情場老手浪子色魔也難以抵擋自己女兒的魅力。反正尤氏又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搶她的丈夫也不要緊。而且在這樁齊大非偶的婚姻中,尤氏對于自己的丈夫只能是象邢夫人對賈赦一樣一味忍讓討好,連丈夫扒灰都不敢管,何況是與異母妹妹通奸。再說就算他不找小姨子,也會找別人,幹脆由他去吧!只要自己的地位能保持就行了。所以尤氏爲了自己的地位,尤老娘爲了實際的利益,都願意默認甚至促成此事。當然,最終受害的是尤氏姐妹。她們的母親未必想不到這一點,但是在她看來女人反正要失身嫁人的,應該盡可能用自己有限的美貌資本換取無限的經濟利益,這也是尤老娘本人一生的經驗總結。   第一個做出犧牲的肯定是較早成熟的尤二。在舊式家庭中,大女兒總是最乖巧柔順的。她們通常最早被當作大人,幫助家長挑起生活的重擔。小時候幫助照顧弟弟妹妹做家務,困難時可能還會象襲人那樣被賣掉,有些人長大了還得爲了幫助無力養家的父母而出賣色相賺錢,一如<十八春>裏的顧曼璐。她們得到的疼愛最少,但需要作貢獻時卻總被父母考慮在先。尤二姐也是在這種環境中長大的,所以她沒什麽頭腦和主見,性格棱角也比較少。但同時,受母親的影響,也學會了嫌貧愛富貪圖享受。在姐姐的默許、母親的暗示和姐夫的引誘下,很輕易地失了身。 《九龍佩》裏的尤二姐(圖1)
她當然不是完全沒有是非觀念,也知道自己的行爲不妥。但她無法抵抗姐夫和他所給予的舒適生活的誘惑,又有母親的默許,所以一錯再錯,又和外甥賈蓉亂倫,終于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可能一開始她還自我安慰,以爲有朝一日姐夫會幫助自己跟張華那個窮鬼退婚,然後納自己爲妾。然而很快她就意識到這是不可能的,因爲姐夫和外甥很快就又看上了更加年輕也更有個性魅力的妹妹三姐。而母親肯定也會按照姐夫的取向行事,更加偏愛妹妹,並且預備跟她養老。這樣的話,大家都不肯幫忙,自己只能嫁給張華了。就算退親成功,姐夫再另幫她說戶好人家,憑自己的壞名聲,還有什麽好人家願意娶自己?那張家要不是窮得娶不起媳婦,早就自動退婚了。而且即使真能另找到人家,也未必有賈家這樣奢華高貴的門第吧?
天上掉下個琏二哥
  正當尤二姐柔腸百轉寢食難安的時候,出現了一根救命稻草------賈琏。 賈琏也是個好色之徒,但他很俗氣,品位並不高。可能是被鳳姐壓抑太久的緣故,他對女人的態度有點饑不擇食的意思,但凡有點可取之處就能讓他看上,對方的品行、地位、背景、脾氣等全不挑揀,“髒的臭的都往屋裏拉” ,而且很容易欲令智昏,爲求一時之歡,付出多大代價都在所不惜。他非常羨慕賈珍的生活方式,久聞他們父子與尤氏姐妹有染,所以趁賈敬的喪事之機,也想認識一下二尤,加入這支亂倫隊伍。但他比賈珍父子要不開眼得多,一下子就愛上了這二位。他稍微一勾引,尤二就也芳心暗許。于是他決定要娶尤二姐。    《九龍佩》裏的尤二姐(圖2)
賈琏雖然是個浪子,但他的人品比珍、蓉要高尚一些。常見有些男讀者嘲笑他喜歡“撿破鞋” ,我倒覺得這正說明他“盜亦有道”—— 總比賈珍父子糟蹋人家黃花閨女強!賈琏自己有老婆孩子,他在外邊所尋求的不過是“一夜情” 式的刺激,絕不可能對人家負責的。所以他所找的相好多是些妓女蕩婦之類,而且每次都是主動付錢,所以是兩廂情願的交易。他從不真正去欺男霸女,對于父親的惡霸行徑也頗爲不滿,可見其天良尚存。鮑二老婆因他而死,他也瞞過鳳姐,給錢撫恤,比起對金钏之死連句話也不敢說的寶二爺來,也不算無情。他的一些無恥行徑其實也就是性功能亢進導致的生活作風不檢點。當他看中尤二姐後,立刻就決定要娶她,使她一生有靠,比賈珍他們要負責得多。雖然他也知道尤二姐婚前失足,但認爲“人誰無過,知錯就改就好” ,非常寬宏大量,令人欽佩。賈琏也不是蠢人,他知道以尤二姐這樣的美貌溫柔沒主見,除非她是生長在深宅大院的貴族小姐,否則基本上很難保持婚前的貞操。他看中的就是她的美麗溫柔,所以不在意其他。
悲劇收尾
  尤二姐最終因受不了鳳姐的折磨和失子之痛,吞金而死,淒慘難睹。   雖然很多人都同情尤二,但不可否認,她確實是一個蕩婦。其實蕩婦大多數是些很純真的女人,心腸很軟沒什麽主意,擁有迷人的美貌卻不具備相應的自我保護能力,她們極其羞澀,以致任何情況下都不好意思對男人說“不”。男人一哭,一跪,再來點甜言蜜語,稍加勾引就可得手。
1987年版《紅樓夢》尤二姐(17張)  對于女人來說,個性的軟弱很可怕,更可怕的是軟弱的個性伴隨著驚人的美貌。美貌是一種奢侈品,一個女人擁有的美貌程度越高,她所需要的相應的智慧和強有力個性程度也越高,否則她就無法自我把握這種美貌,造成紅顔薄命的結果。如同一個人佩戴價值連城的珠寶行走鬧市勢必有保镖和武器防身一樣。但上帝很公平,美貌和智慧不會同時完全相當地賦予一個人。所以生活中常見漂亮女人受騙上當的案例,並非總是她們比別人更倒黴,只是別人比她們更聰明罷了。 尤二作爲一個美麗的蕩婦,雖然缺乏些個性魅力,但在男人的世界裏還是如魚得水遊刃有余。在進入大觀園之前,她的日子還是很舒服的。但她犯了個致命的錯誤,就是不想再做蕩婦了。其實蕩婦從良比浪子回頭要困難得多,因爲社會對女人的寬容比對男子少。而且,做過蕩婦的女人其實一直都生活在男人的世界,象張愛玲筆下的紅玫瑰,“到哪裏都是遇見些男人” 。男人是她們的誘惑,也是機遇;是搖錢樹,也是保護傘。于是她們以爲自己的美貌是可以征服世界的,以爲自己和男人相處得很好自然也可以和任何人相處得很好。其實她們對社會的認識是片面的,因爲社會是由男人和女人共同構成的。在有些地方,女人掌握的權力和金錢比男人更多,而女人對女人是比男人對女人更加殘忍的。而且就算是男人,也僅是在蕩婦獻身時才對她們好,一旦他們厭倦了,或者蕩婦想要從良、要他們永遠負責時,他們就退縮了。杜十娘和蘇小小等人的故事就是對這一道理的反複驗證。畢竟妓院只是社會的一部分,妓院裏的邏輯和規律並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所以有時蕩婦倒顯得比良家婦女更加純情。她們總想不到,女人一旦墮落過,可能一輩子都難以回頭了。因爲人家永遠要記得她的過去,“有了一個淫字,憑他有甚好處也不算了”。一輩子都有把柄在人家手裏,就算給人家生了兒子,人家也要懷疑是“雜種”。可歎!   尤二姐在嫁人前其實與女性沒有太多接觸,只有母親妹妹和仆人。並不懂得與其他女人相處的技巧。如果她嫁給張華,雖然家境貧寒,但至少是個正房太太,不必受其他妻妾的氣。但她愛慕虛榮,甯作鳳尾不當雞頭,甯願嫁給賈琏作小老婆。其實她嫁給賈琏,不但得了他的人,得了他的心,還得到了許多金錢財物,足夠她和母親下半輩子的生活了。可她又犯了個幾乎所有第三者都要犯的錯誤——她還想要名份。其實名份這東西是種虛榮,得不到時,她的生活也不見得有多麽艱難,但一旦存心要得到這名份,她所要付出的代價可就大了。爲了這個名份,她不得不抛開母親,抛開賈琏爲她備好的安樂窩,抛開自己忠心的仆人,抛開已經熟悉的自由自在生活,跟著鳳姐進入那個深不見底的陌生冷漠的賈府,去面對一種全然未知的寄人籬下的生活。她放棄了自己所有的優勢,去追求那泡影一樣虛榮的名份。當然,她也是有自己的野心的,她的野心無非是讓得了婦科病的鳳姐快快死掉,然後讓賈琏實踐諾言,扶自己爲正。然而結果卻與她的打算相反------先死掉的是她自己。   尤二的結局令人同情,但她的心地也並不那麽善良純潔。直到今天還有許多愚蠢的女人依然不倦地重複著她的行爲,于是經常有類似的悲喜劇在我們身邊上演。其實,一個女人,僅僅長得好看是遠遠不夠的。美麗並不能用來挑戰社會,更不意味著必然的幸福。編輯本段尤二姐之死因   新版紅樓夢二姐
賈琏喜歡的尤二,除了長得漂亮外,一無長處。但賈琏是長期在鳳姐這樣一個女強人壓制下生活的。家裏所有的事情都由她做主,而且她辦事漂亮能幹,搶盡了他的風頭。在今天的很多男人看來,當然巴不得娶個這樣的厲害老婆讓自己省省腦子,但對于賈琏這樣一個個性很強的貴族少爺來說,這種女人簡直是“夜叉” 。而且鳳姐又對他的私生活看管極嚴,更讓她覺得他身上的優點都不足道了。猶如查爾斯討厭黛安娜擁有比他本人更高的上鏡率和支持率一樣,賈琏討厭鳳姐在家中的巨大威信和影響力。在這種逆反心理下,他愛上了尤二。尤二是非常溫柔沒脾氣的,而且簡直是單純幼稚,稍一勾引便可上鈎,比鳳、平二人好哄多了。她對家務事也不在行,凡事都要與賈琏商議,不敢逞才自專(當然也是無才可逞) ,這當然給了賈琏當家作主的良好感覺。他們二人的性格正好形成互補,加上尤二的驚人美貌,更令他著迷。   但是鳳姐的存在始終是他們甜蜜生活的最大威脅。尤二姐也聽說過她的厲害,但尤二本來就是個沒什麽主見和能力的人,她天真地以爲只要自己對王熙鳳以禮相待,人家就不能把她怎麽樣。誰知對方根本不是個按牌理出牌的人,而且其智商和情商比她不知要高出多少倍,加上她自己的軟弱幼稚,真是步步走錯滿盤輸。   1、 當王熙鳳邀請她回賈府時,她完全可以以賈琏不在家,要等他回來商量爲理由拒絕鳳姐。即使鳳姐以賴著不走相要挾也不要緊,讓她住下來好了,反正這裏是自己的地盤。------然而她卻乖乖地跟著走了。    《九龍佩》尤二姐(圖3)
2、 對于進賈府這麽大的事,她一點警惕性也沒有,就算她急于認祖歸宗要名份。也完全應該先與鳳姐講好條件,比如她自己的仆人不可以換,她自己的財物不可以動等等。------然而她卻對鳳姐無條件服從,任憑她換掉自己的心腹仆人,將自己置身于鳳姐的爪牙之下。又主動將賈琏給自己的財産交鳳姐管理,從此在經濟上徹底喪失了獨立性,當真是一條後路也不給自己留了!   3、 尤二姐一心急于從良,但她對此完全沒有任何計劃和頭緒。她非常希望能迅速在賈家建立良好的人緣,然而她所采取的方式竟然是討好下人。先是跟興兒一起吃飯、買通其忠心以便了解賈府的情況,其實興兒不過是一條狗,最後還是老老實實跟了鳳姐。後來尤二進賈府後又一味忍讓鳳姐派來的爪牙善姐,難道她不知道這世上也會有喂不熟的白眼狼?聽聽善姐給她的回話,倒象善姐是主子似的。要是換了尤三聽見這話,准把頭油瓶子扔到善姐臉上去,叫她滿地找牙。   4、 尤二雖然很想得到好人緣,卻始終搞不清狀況,沒弄明白賈家究竟是誰說了算,以爲自己只要討好了賈琏就行了------真是婊子見識。其實鳳姐一開始就已經把她引見給了賈母,而且賈母也是喜歡以貌取人的,對她印象極好。她完全可以借機奉承一下賈母,給她留個好印象,就算她不善于奉承,如果她一天三遍早請示晚彙報(畢竟她比鳳姐清閑,有這個時間) ,也不至于讓秋桐有機會在賈母面前給她造謠,使得賈母也討厭她。此外,她還可以跑去拍拍邢夫人的馬屁,畢竟以前興兒告訴過她邢夫人討厭鳳姐的事,她完全可以利用她們婆媳矛盾,從邢夫人身上獲得支持,而且邢夫人肯定很吃這套。可她並沒有這麽做,于是老邢只好去支持秋桐了,因爲她是大老爺賞的。就這樣,兩重婆婆都看不上她了,其他人、尤其是下人就更要欺負她了。    87版紅樓裏的尤二姐(圖1)
5、 人家說兔子急了也會咬人,尤二卻連兔子也不如。對于上級,她不敢違抗,對于下人又不敢打罵。對大老婆敢怒不敢言,對晚來的通房丫頭秋桐的無理挑釁也逆來順受。甚至對別人無故敗壞自己的名譽,說她的孩子是雜種也不敢據理力爭。想來她的孩子沒生下來也是造化,總比將來幹受欺負而母親也無力保護的結果要好。當然,就算生下來,也未必養得大。潘金蓮貓殺李瓶兒孩子的故事一點也不稀奇。   6、 尤二唯一可能指望上的人就是賈琏。但書中說賈琏“只在二姐房內,心中也悔上來” 。畢竟尤二是又沒個性又沒智慧,僅僅以色事人,吸引力是不能長久的吧?賈琏很快就又與秋桐打得火熱了。畢竟喜新厭舊是人類的通病,男人當然個個都想享齊人之福,更希望自己所有的大小老婆都能和睦相處,連現代詩人顧城都難以理解爲什麽妻子和情人不可兼得呢!賈琏當然也想象不到尤二所受的欺負,偏偏尤二又不善于撒嬌告狀,連訴苦和發泄都不會。當然,就算她告了狀,賈琏也未必舍得爲此跟秋桐翻臉、跟鳳姐鬧翻。就連後來發狠要爲尤二報仇,可能多半也只是傷心妾死子夭的氣話罷了。要想讓一個成熟自私、養尊處優的男人爲一個女人玩命,基本是不可能!   7、尤二在賈府的窩囊表現導致她的人緣處境每況愈下。而不幸的誤診流産更導致她的最後希望的喪失。這個時候的她要想活下去,除非是具有堅強的意志和樂觀的精神,好像文革中的鄧小平。其實只要她能堅持活下去,鳳姐和秋桐總不能直接殺了她。如果她保持平和的心態韬光養晦,也還是有活下去的希望,她可以申請暫時搬出去養病(秋桐不是可以這樣嗎?) 或者私下向賈琏要求換仆人,要私房錢花等等。秋桐在這邊折騰夠了,就會象寶蟾一樣,回頭去跟鳳姐或平兒狗咬狗。只要尤二能堅持活到鳳姐死的那天就是勝利。------可她不堪忍受了,因爲她是“花爲腸肚雪作肌膚” 的嬌氣人兒。于是,她一反以往嬌羞膽怯的常態,等不及別人費事來作劊子手,自己自覺主動地結果了自己。讓鳳姐舒了口氣。

紅樓夢 第九十八回 苦绛珠魂歸離恨天 病神瑛淚灑相思地

www.abeced.comtrue/chanhoujb/297366.htmlTechArticle《紅樓夢》堪稱一部百科全書,書裏不僅吃喝玩樂無所不涉,而且裏面光治療婦科病的案例也有好幾起,秦可卿、王熙鳳、香菱、尤二姐等等等等,都找醫生看過她們的婦科病,雖然其...

聲明:小魚養生網所有內容均由用戶提供或網絡收集,登載此文只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任何立場,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中醫中藥、養生及醫學具體治療及選購等,請您咨詢專業醫生或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分享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