脾與胃

來源:網摘  2008年12月9日

脾與胃

脾與胃是人體的主要消化器官,同居中焦,二者相互協調,分工合作,共同完成消化功能,因此中醫稱脾和胃爲“後天之本”。現將脾與胃的生理功能及病理改變簡述如下。

一、脾的生理病理

(一)脾主運化 主要指消化、吸收、運輸營養物質的過程,有以下三種含義。

1.運化水谷精微:《內經》說:“飲入于胃,遊溢精氣,上輸于脾,脾氣散精,上歸于肺,……水精四布,五經並行。”可見脾的主要功能之一是主管運輸與消化。水谷入胃。經胃的初步消化之後,下送于脾,由脾再進一步消化與吸收。其後再由脾氣幫助使精氣上歸于肺,由肺到全身各部以滋養髒腑,器官,所以當脾氣健運時人的消化功能就好,機體表現爲肌肉豐富,精力充沛等。若脾氣虛弱,脾失健運時就必然出現食少納呆,食後腹脹等症狀。久之則全身乏力,肌肉消瘦,精神不振等。

2.運化水濕、水液:《內經》說:“飲入于胃,經遊溢精氣,上輸于脾,脾氣散精,上歸于肺,通調水道,下輸膀胱,水精四布,五經並行。”這段文不但說明了精微物質的運化過程,同時也明確指出在脾氣的作用下水液運化的全過程。當脾氣旺盛運化水濕功能正常時,飲入之水可以正常的輸布與排泄,體內的水濕亦可正常的運化;當脾氣虛或脾陽虛時,水濕運化失調可導致水濕停留。如停留于肌膚則産生水種;停留在肺則成痰飲;停留于體腔如胸腔、腹腔則出現胸水或腹水。因此中醫有“諸濕腫滿皆屬于脾”之說。

(二)脾統血 統血是就指統攝控制血液的流行,使之循經脈正常運行。人體元氣的生成主要是靠脾,脾氣健運則元氣充足,就能充分發揮“氣能攝血”的作用。所以脾能統血與“氣”能攝血的作用基本是一個含意。

當病態時,若脾氣虛弱則氣不攝血,血失統攝,血溢脈外或流至體外就會出現尿血、便血、肌衄,崩漏等多種出血症。這種病理現象稱爲“脾不統血”。

(三)脾的特性

1.脾氣宜升;其功能主要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

(1)升清:即升精。“升”是指脾的運化功能而言,“清”泛指精微物質。因爲脾氣能將飲食的精微津液上輸于肺,再由肺到心,以生化氣血,營養髒腑。這種運化的特點是以上升爲主的,故稱“脾氣宜升”。而上升的主要物質是水谷精微,所以又稱“脾主升清”。

(2)升舉:脾氣健旺,升舉內髒,維持髒腑的恒定位置及正常的生理功能。若脾氣不升反而下陷,就會出現脾氣下陷的改變,如內髒下垂,脫肛,久瀉不止,少氣懶言,息短聲低,自汗易感,排便無力等。

2.脾喜燥惡濕:《素問》說:“五髒所惡……脾惡濕”。脾屬陰髒,性喜燥而惡濕。脾虛不運則易生濕;反之,濕盛極易影響脾的運化功能,造成“濕困脾”,出現頭身沉重,四肢困頓,脘腹悶脹,食少納呆等。故有“脾惡濕”之說。

(四)脾主肌肉、四肢,開竅于口,其華在唇 人體肌肉之所以能強壯豐滿,四肢活動有力,主要是依靠飲食所化的精氣。這種氣經脾轉輸以達四肢百骸。故脾氣健運則機體肌肉豐滿,四肢活動有力。脾氣虛弱則四肢無力,肌肉消瘦、甚至萎軟不用。所以說,脾主肌肉、四肢主要是指脾供給四肢、肌肉正常活動的營養。

《素問》又說:“開竅于口,藏精于脾”。因爲口納五谷,先入于胃,胃爲脾之腑,故口爲脾之外竅。《靈樞》還說:“脾氣通于口,脾和則口能知五谷矣”。由此說明脾的精氣通于口,脾氣正常則口能辯味。病態時若脾氣虛則口淡無味,唇色無華,脾有濕熱時則口中粘膩、泛甜,甚者口唇紅腫糜爛。

(五)脾與胃的關系 脾位于腹中,與胃以膜相連。二者經絡上互爲絡屬,構成表裏;生理上互相聯系,互相依賴,互相協調,分工合作,共同完成消化功能。病理上互相影響,互相傳變,所以說脾與胃的關系極爲密切. 但是兩者又各有其特點,脾的主要特點是運化水谷精微及水濕。因此脾虛失運則有濕困于脾,中氣下陷病理改變;胃的主要特點是受納水谷及水液,若胃氣虛弱則出現胃納不佳。胃氣上逆等病理必變。

(六)脾與其他髒的關系 按五行生克制化的規律,五髒之間均有互相影響。互相制約的關系。

1.脾與腎:腎陽是人體生命活動的原動力,所以脾之運化功能必須有腎陽的推動,腎主水、藏精,又必須有脾運化之精微不斷的滋養,若腎陽不足,不能溫煦脾陽,則脾陽不振,臨床上則出現腹脹,納呆,形寒肢冷,浮腫便溏等脾腎陽虛之症。當脾虛時則中陽不足,生化無權,致水谷精微難以化生人體之陰精,以致腎精不足,髓海空虛,出現未老先衰,齒搖發掊,腰膝酸軟,不育不孕等。小兒則以發育不良爲主要表現。

2.脾與肝

(1)肝藏血, 脾統血,主運化,以生化血液。若脾虛則運化失司,必然影響生血功能,則肝無血藏致肝血不足,出現眩暈眼花,目力減退,爪甲不榮,肢體麻木,耳鳴失眠,婦女月經不調,經少色淡或閉經等。

(2)脾主運化,肝主疏泄。脾氣的運化功能必須要肝氣來協助輸布。若郁怒傷肝,肝氣郁結,氣機失常橫逆犯脾臨床稱肝氣犯脾,輕者稱肝脾不和或肝旺脾弱。出現脅下、上腹悶痛,嗳氣納呆,腹痛泄瀉等。所以有“見肝之病,知肝傳脾,當先實脾”之說。

二、胃的生理病理

(一)胃主“受納”腐熟水谷。“受納”指胃接受食物和盛納食物。如《內經》說;“胃爲水谷之海”。“腐熟”是指胃有初步消化食物之功能。經胃初步消化後的食物分爲“清”、“濁”兩部分。其清者即津液,由脾吸收運化送至全身各處。故有“脾爲胃行其津液”之說。其濁者,由胃下行至小腸,再行進一步消化。故有“胃以降爲順”的說法。若胃失和降,濁氣上逆時,則出現惡心嘔吐,胃脘疼痛等症。

胃之所以能受納飲食與腐熟水谷,主要是依靠“胃氣”的功能。胃氣一般泛指胃的消化功能。《靈樞》說:“五髒六腑皆禀氣于胃”。可見人以胃氣爲本。曆代醫學皆重視保護胃氣。所以有“有胃氣則生,無胃氣則死”的論述

(二)胃的特性

1.胃氣宜降:胃氣以降爲順。胃氣下行,故水谷下降,以便消化,吸收與排泄。它與脾氣宜升的特點相反相成。如胃失和降則出現胃氣上逆等病症。

2.喜潤惡燥:胃屬陽,喜潤惡燥,與脾屬陰,喜燥惡濕相反相成,以保持脾胃正常的生理功能。所以臨床多胃陰不足、胃熱、胃火諸症,出現口幹喜飲,舌幹少津,饑不欲食等症。“胃陰”即胃中之津液,又名“胃津”、“胃汁”,由水谷化生而成。

三、脾病的辯證論治

(一)脾氣虛弱

主證:食少納呆,腹脹便溏。面色萎黃,肌肉消瘦,肢倦乏力,四肢浮腫,小便清長等,或見:脫肛,陰挺,內肘下垂,二便滑泄不禁等。舌淡嫩或有齒痕,苔白。脈緩無力。

辯證:脾主運化,脾氣虛則胃氣亦弱,腐熟不及,運化失健,不能升清降濁,故食少納呆,腹脹便溏。脾失健運,生化無源,精微失布,則面色萎黃,肌肉消瘦,肢倦乏力,舌淡脈緩無力等,脾虛不運,水濕停聚則四肢浮腫,苔白等,脾虛中氣下陷,升舉不能,髒腑維系無力,故見脫肛,陰挺及內髒下垂,二便滑泄不禁。

治法:健脾益氣

方藥:健脾湯化裁或補中益氣湯化裁

黃芪、黨參、炒白術、陳皮、山藥、扁豆、茯苓、升麻、柴胡、當歸、大棗等。

(二)脾不統血證

主證:多種出血如:崩漏、便血、尿血、肌衄等,腹脹便溏,面色萎黃或蒼白,神疲體倦,少氣無力,食少納呆。舌淡苔白,脈弱或沉緩。

辯證:本證以脾氣虛證和出血征象爲主要臨床特征。人體五髒六腑之血,全賴脾氣統攝,脾氣虛衰,統攝無權,血不循經,溢于脈外,而見出血諸症,若滲于胃腸則便血、嘔血;滲于膀胱則尿血;滲于肌膚則肌衄。婦女可因脾氣虛統攝無權,沖任不固,而致月經過多或崩漏。故有“夫脾胃不足,皆爲血症”之說。脾氣虛加之失血,故面色萎黃或蒼白,脈弱或沉緩。

治法:補氣攝血

方藥:歸脾湯化裁

黨參、黃芪、炒白術、大棗、炙草等

(三)寒濕困脾證

主證:脘腹脹悶,嘔惡便溏,食少納呆,舌淡粘膩,頭身困沉,懶動懶言,脘腹隱痛,體虛浮腫,面色皮膚晦黃。白帶過多。舌胖苔白滑膩。脈濡緩或細滑。

辯證:本證以寒濕內盛,中陽受困爲主要臨床特征。濕邪或寒濕之邪阻礙脾的正常氣機,致使運化失司,水濕內停;又脾氣虛,運化失司,濕自內生,致水濕停留。可見濕盛與脾虛互爲因果,以致出現以上諸症。

治法:健脾燥濕

方藥:香砂胃苓湯化裁

蒼術、炒白術、厚樸、法夏、草叩、佩蘭、茯苓、甘草等。

四、胃病的辯證論治:

(一)胃氣虛寒

主證:多與脾陽虛證合並出現。胃納減退,脘腹空痛、冷痛,得食、得暖、得按痛減,嗳氣發涼,泛吐清水或清冷涎沫,口淡無味,大便稀溏。四肢欠溫,舌淡胖嫩,舌苔白潤,脈沉遲無力等。

辯證:飲食不節,恣食生冷或苦寒之劑消伐脾胃陽氣,以致陽虛中寒,寒氣凝滯故見脘腹冷痛、空痛、得食、得暧,得按痛減,舌潤胖嫩,苔白,脈沉無力,大便稀溏,四肢欠溫。寒飲不化而上逆故嗳氣發涼,泛清水或清冷涎沫。脾陽不振,運化失司,則口淡無味,食欲減退等。

治法:溫胃益氣

方藥:黃芪建中湯加減或附子理中湯加減。

炮姜,吳茱萸,肉桂,良姜,丁香,黨參,黃芪,大棗等。

(二)胃陰不足

主證:唇舌幹燥,或幹嘔呃逆,脘痞不暢,饑不欲食,便幹溲短,舌光紅少津,脈細數。

辯證:多因火熱耗傷陰液所致,胃陰不足,津不上承,故唇幹舌燥,光剝少津。陰虛生熱擾于胃中。胃失津潤,故脘痞不暢,饑不欲食,胃失和降則幹嘔呃逆;津傷胃燥而及于腸故便幹溲短。

治法:益胃生津,兼清胃熱

方藥:益胃湯,麥門冬湯化裁

鮮石斛,鮮蘆根,生地,西洋參,沙參,花粉,麥冬,元參,玉竹,梨汁,藕汁等。

(三)胃火熾盛

主證:胃脘灼痛,吞酸嘈雜,渴喜涼飲,消谷善饑或食入即吐,口臭齒衄或牙龈腫痛,大便秘結,舌紅苔黃,脈滑數。

辯證:多因清志過急,化火或邪熱犯胃,過食辛熱之品而致。熱邪郁胃,則胃脘灼痛。熱郁氣逆則吞酸嘈雜,火有消谷之力故消谷善饑。火逆循經上火故口臭,牙龈腫痛,舌紅苔黃。熱灼血絡,迫血妄行則齒衄。熱結陽明,消灼津液,故口幹渴喜涼飲,大便秘結,脈滑數。

治法:清胃瀉火

方藥:清胃散加減

生石膏,知母,栀子,黃芩,大黃,或加滋陰藥如蘆根,石斛,花粉等以防傷津。

(四)食滯胃脘

主證:脘腹脹滿、納呆呃逆,惡心嘔吐,嗳氣吞酸,大便不暢,便下惡臭,舌苔厚膩,脈滑。

辯證:多因暴飲暴食,損傷脾胃,脾胃納化失常,中焦氣機受阻所致。食濁內阻則脘腹脹滿,納呆,大便不暢或稀溏,便下惡臭,舌苔厚膩,脈滑。胃氣不得下降則上逆故惡心、嘔吐、呃逆、嗳氣吞酸。

治法:消食導滯,和胃降逆。

方藥:保和丸化裁

神曲,麥芽,焦山楂,沉香,旋複花,半夏,萊菔子等。

脾氣虛弱

面色萎黃,食欲不振,食後脘腹脹滿不適,大便稀溏,四肢倦怠無力。或見輕度浮腫,脫肛、陰挺及內髒下垂,舌淡嫩有齒痕,苔白,脈濡軟無力。

健脾益氣

四君子湯

補中益氣湯

脾不統血

崩漏,便血,尿血,皮下溢血等,伴面色萎黃或蒼白,神疲體倦,少氣無力,納呆腹脹,便溏,舌淡苔白,脈細弱或濡細

補脾攝血

歸脾湯

脾爲濕困

脘腹飽悶發脹,納食不香,頭身及肢體困重,苔白厚膩。

燥濕運脾

香砂胃苓湯

胃氣虛寒

空腹胃脘隱冷作痛,得食、得暧、得按即減,或虛痞作脹,呃逆,嘔吐清涎冷液,大便不實。

溫胃益氣

桂附理中湯

胃陰不足

唇舌幹燥,饑不欲食,或幹嘔呃逆,脘痞不暢,便幹溲短,舌尖紅少津,脈細數。

益胃生津

麥門冬湯

胃火熾盛

胃烷灼痛,吞酸嘈雜,渴喜涼飲,消谷善饑,口臭齒衄或牙龈腫痛,大便秘結,舌紅苔黃。脈滑數。

清胃瀉火

清胃散

食滯胃脘

胃氣上逆

脘腹脹滿,納呆呃逆,嗳氣吞酸,惡心嘔吐,大便不暢,便下惡臭,舌苔厚膩,脈滑。

消食導滯

和胃降逆

保和丸

附1 胃脘痛

一、概說

胃脘痛又稱“胃痛”是指上腹部發生疼痛的病證。古代文獻中常稱“心痛”“心腹痛”“心口痛”“心下痛”等多指胃脘痛而言。正如《醫學正傳》指出“古方九種心痛,詳其所由,皆在胃脘,而實不在于心”至于心髒疾患所引起的心痛,古人早已有明確認識,稱之爲“真心痛”。另外對于鄰近髒腑發生病患以及某些下腹部或心肺疾患所反射引起的疼痛,經仔細診查,均可發現與胃脘痛有明顯不合,臨症時應注意詳細鑒別。

現代醫學中的胃及十二指腸潰瘍,慢性胃炎。胃下垂,胃神經官能症及胃粘膜脫垂等疾患均可參照本章內容辯證施治。

二、病因病機

胃脘痛發生的原因,有病邪犯胃、肝胃不和,脾胃虛寒等幾個方面。

(一)病邪犯胃 外感寒邪,邪犯于胃,或過食生冷,寒積于中,皆使胃寒而痛。尤其是脾胃 虛寒者更易感受寒邪而痛發;又加飲食不節,過食肥甘內生濕熱,或食滯不化,可以發生熱痛或食痛。

(二)肝胃不和 憂郁惱怒傷肝,肝氣失于疏泄,橫逆犯胃而致胃脘疼痛。肝氣郁結,進而可以化火。火邪又可傷陰,均可使疼痛加重,或病程纏綿。

(三)脾胃虛寒 素體虛弱,勞倦過度,饑飽失常,久病不愈,均可損傷脾胃陽氣,使中氣虛寒而痛。

胃脘痛的病因,雖有上述的不同,但其發病均有一共同途徑,即所謂“不通則痛”。病邪阻滯,肝氣郁結,均使氣機不利,氣滯而作痛;脾胃陽虛,脈絡失于溫養,或胃陰不足,脈絡失于濡潤,致使脈絡拘急而作痛。氣滯日久不愈,可致血脈凝澀,瘀血內結,則疼痛更爲頑固難愈。

三、辯證論治

胃脘痛的辯證,主要辯別是病邪(寒、熱、食滯等)阻滯引起的,還是髒腑失調(肝氣郁結、脾胃虛弱)引起的;病在肝,還是病在脾胃;是實證(病邪阻滯、肝郁,肝火),還是虛證(脾胃陽虛或胃陰不足);尚屬氣滯,還是已成血瘀等幾個方面。

對本病的治療,以“理氣止痛”爲臨床上通用之法,但是,還需進一步審證求因,屬于病邪阻滯者,當辯其邪而去之;由于肝氣郁滯者,當疏泄肝氣;因于脾胃虛寒者,當溫中散寒;疼痛日久不愈者,往往由于化火,傷陰,血瘀所致,當分別病情采用清火,養陰,化瘀等法。

(一)病邪阻滯

1.主證:胃脘疼痛暴作,畏寒喜暧,局部熱敷痛減,口不渴或喜熱飲,苔白,脈緊。

辯證:寒邪犯胃,或食生冷,寒積于中,陽氣被寒邪所遏而不能舒展,以致疼痛。舌苔白膩,脈緊屬寒,胃痛暴作時,多見緊脈。

治法:散寒止痛

方藥:輕症僅用局部熱敷或服生姜湯即可止痛。較重者可服良附丸,每次4.5~9克,每日2~3次,如不效,可用半夏厚樸湯。兼挾食滯者可加枳實、神曲、雞內金等以消食導滯。

2.食滯胃脘

主證:胃脘脹悶,甚則疼痛,嗳腐吞酸,嘔吐不消化食物,吐後痛減,或大便不爽,苔厚膩。

辯證:飲食過多,停積于中,故見脘腹脹悶而痛,嗳腐吞酸;嘔吐之後,積滯得去,脘痛得減。舌苔厚膩爲食積停留之征。

治法:消食導滯

方藥:可用保和丸加砂仁、枳實、槟榔等,如不效,可用小承氣湯加木香,香附等。如受寒停食,郁而化熱,胃脘痛較劇,兼苔黃便秘,或見發熱者,再加芒硝以下之。

(二)肝氣犯胃

主證:胃脘脹滿,功撐作痛,連及兩脅,嗳氣,大便不暢,脈弦。

辯證:肝主疏泄,情志不舒,則肝氣郁結,橫逆犯胃作痛;脅爲肝之分野,氣病多遊走,故其痛攻撐而連及兩脅;氣機不利,胃失通降,因而脹滿,嗳氣,大便不暢,肝氣犯胃,可見弦脈。

治法:疏肝理氣

方藥:用柴胡疏肝散加減,方中柴胡、香附、川芎等爲疏肝解郁之主藥,疼痛較重者,可加木香、延胡索以理氣止痛;嗳氣較多者,可加沉香、旋複花以順氣降逆。

氣郁日久,可以化火,出現痛勢急迫有燒灼感,心煩易怒,泛酸嘈雜,口苦而幹。舌紅苔黃,脈弦數等症,治宜清肝瀉火,方用黃芩湯合左金丸,酌加疏肝理氣藥。

(三)脾胃虛寒

主證:胃痛隱隱,泛吐清水,喜嗳喜按,手足不溫,大便溏薄,舌淡白,脈軟弱或沉細。

辯證:脾胃虛寒,陽氣不足,水飲停聚,故痛不甚而泛吐清水。脾陽虛而寒盛者,則畏寒喜暧,手足不溫,大便溏薄。舌淡白,脈軟弱或沉細,均爲中虛有寒陽氣不能輸布之象。

治法:溫中散寒

方藥:用黃芪建中湯加木香,炮姜、煅瓦楞等以溫中止痛(桂枝可改用肉桂)。

(四)瘀血凝滯

主證:胃脘疼痛有定處,痛如針刺或刀割,或見吐血紫黑。便血如墨,舌質紫暗,脈細澀。

辯證:疼痛日久難愈,因血瘀爲氣滯和虛寒之進一步發展,病根更深,。瘀血有形,故痛有定處,久痛入絡,脈絡損傷,所以吐血、黑便。舌色紫黑,脈細澀,爲血行不暢之征。

治法:化瘀通絡

方藥:用膈下逐瘀湯加減。方中當歸、川芎、桃仁、五靈脂等化瘀止痛,與香附、延胡索,赤芍、甘草等同用,兼能理氣和中,增強止痛作用;如血出不止,去桃仁、川芎、紅花加炒蒲黃、參三七、竈心土等止血藥。如出血後面白神倦脈細弱者、可加黨參、黃芪、白術等以益氣攝血。

以上胃脘疼痛諸證,病邪阻滯者多爲急性疼痛;肝氣郁滯、脾胃虛弱者多爲慢性疼痛。病邪阻滯、氣滯火郁或脾胃虛寒,均可形成瘀血內停。因此,上述諸證,往往不是單純不變的,牙實並見、寒熱錯雜的並不少見,臨證時必須靈活掌握。

附2 中醫脾胃實質探討近況

中醫髒象學說中的髒腑的涵義是一個概念性統一體,它包括有代謝、形態和功能的綜合概念。例如中醫的脾胃,既不同于西醫所謂的消化系統,也不等同于西醫器官的胃、脾和胰腺,但從其所描述的生理功能、病理變化和臨床證治的表現來看,又與消化系統及其所屬的器官有密切的聯系和頗多類似之處。因此,目前脾胃實質的研究中雖有從高級神經中樞,植物神經系統,內分泌系統,免疫系統以及消化系統等多方面選擇客觀指標進行探索,但仍以消化系統方面作的實驗工作最多。因此中醫的“證”是一個綜合性的概念,且證型又多,不可能一項指標反映其全貌,所以希望得到一個或多個能完全區別于其他證型的重複性好的指標,這樣,不僅有助于闡明其理論本質 ,也爲臨床辯證論治提供了可靠而實用的手段。從目前研究情況來看,多從以下幾個方面進行探討:

一、客觀指標

1.胃腸道激素:近年來它是內分泌學中發展最迅速的領域之一,在調節胃腸道及某些全身的生理病理變化中起主要作用,因此從這方面研究脾胃理論是一個很有希望的途徑,例如研究胃泌素和縮膽素與肝木克土的關系;研究舒血管腸肽與脾主統血的關系,均值得進一步探討。

2.胃腸道免疫:胃腸道是一個具有重要免疫活性的淋巴網狀組織,胃腸道局部免疫系統是保護機體的抵禦病源入侵的第一道防線,腸道中的溶菌酶和備解表素,因有膜中的漿細胞和巨噬細胞還可作爲第二道防線,這些胃腸道的局部免疫作用可使腸道的致病微生物,尤其是對某些革蘭氏陰性起抑制作用,而防止其侵入血循環。胃腸道免疫缺陷或免疫損傷,臨床常見:變應性胃腸炎,潰瘍性結腸炎,克隆氏病,萎縮性胃炎,乳糜瀉等.因此,今後應著重從胃胃腸道局部免疫系統方面來尋找一些特異性指標,如測定消化道分泌液中的免疫球蛋白,尤其是腸道的分泌性lgA,以及模索脾虛證的特異性細胞免疫指標等。

此外,胃腸道尚有不少非特異性免疫防衛系統,如覆蓋上皮表面的粘蛋白可防止腸道的異性抗原與粘膜細胞表面粘附;消化液可將大分子水解爲小分子,便于吞噬;高濃度膽鹽可抑制腸內細菌的繁殖等,從這些方面探索“脾旺不受邪”的理論,也有一定意義。

3.胃腸道屏障作用:正常的胃腸道粘膜具有保護性屏障作用,可以防止胃壁的自身消化及食物和藥物的化學性和物理性損傷,可防止致病微生物的侵入。如屏障作用減弱,則粘膜通透性增加,一方面可産生腐蝕破壞作用,如引起潰瘍和糜爛,另一方面腸腔中具有抗原性和毒性的異物及致病微生物可進入血循環,引起一系列的感染性和中毒性病理損傷。胃腸道的保護性屏障作用主要有:(1)胃粘膜屏障,(2)胃腸粘膜上皮分泌的內源性前列腺素具有強有力的細胞保護作用。所以,從胃腸道屏障作用方面選擇一些可靠而實用的客觀指標,如前列腺素的測定來研究脾胃學說,是一個有力的手段。

4.腸道細菌狀態:正常的腸道菌群對人體的維生素合成,促進生長發育和物質代謝以及免疫防禦功能都有重要的作用,是維持人體健康的必要因素,也是反映機體內環境穩定的一面鏡子,因此,系統而深入分析腸道菌群狀態,是研究脾胃生理和病理變化的一個重要途徑。

5.胃腸道形態學:由于纖維內窺鏡的廣泛應用,對胃腸道形態學觀察,已逐步深入日趨成熟。因此從組織形態學方面來研究中醫脾胃疾病的各種證型的特異性變化已廣泛引起重視。目前不僅可以進行一般的病理形態學的檢查,而且可以進行胃粘膜的微循環改變,組織活檢材料的電鏡超微結構的觀察,以及組織化學和分子生物學測定等。應用這些現代先進的手段于中醫脾胃學說的研究,對闡明其理論實質、發病機制和提供客觀指標均展示了廣闊的前景。

6.其他:從消化系統機能檢查,神經一體液調節機制,第二信使方面,微量元素等都做了一些初步的實驗工作,看出一些有苗頭的線索。

二、對脾胃實質的認識

1.廣州中山醫學院侯燦認爲,脾的功能是指消化系統以及能量代謝和水液代謝的一切器官(包括神經、體液調節機構之綜合功能單位)。

2.南京醫學院脾胃研究組認爲,脾的功能是指胃、腸、胰內分泌系統加上迷走神經功能,還涉及代謝,免疫等的綜合性功能系統。

3.盂毅認爲,脾的功能指一多系統,多器官的功能單位,可能與消化、血液、內分泌和神經系統有密切聯系,且與免疫功能有關。

4.上海陳澤霖認爲,脾的功能可分狹義和廣義二種,狹義的“脾”可僅指消化系統,廣義的“脾”則可包括消化、內分泌、血液和神經等多個系統的功能。

5.江蘇馬榮赓認爲,脾的實質涉及到(1)消化系統以及與之相關的物質和能量代謝機構。(2)血液系統和免疫器官。(3)植物神經系統(包括嘌呤能神經、腎上腺系統和環化酶--環核苷酸系統)。它們起著調節和保證消化吸收,能量轉化等正常功能與動態平衡的作用。

三、某些“證”實質的探討

1.安徽中醫學院孫弼鋼等認爲,脾虛指機體存在不同程度的蛋白營養不良,低白蛋白血症,貧血,能量代謝不足和植物神經功能失調(以迷走神經亢進爲主)並與免疫功能密切相關。

2.廣州中醫學院消化研究組認爲,脾虛患者在有效負荷下,表現出付交感神經與交感神經應激能力低下。

3.北京市中醫研究所認爲,脾氣虛證是以消化系統的分泌,吸收和運動機能障礙爲主的全身性適應調節和營養代謝失調的一種疾病狀態。


脾與胃的中間爲什麽會長腫瘤,那是什麽腫瘤

  漢代張仲景《金貴要略》言:“朝食暮食,暮食朝吐,宿食不化,名曰反胃,脈緊而澀,其病難治。”古以“胃脘痛、伏梁、翻胃、膈噎、積、木、死血、血症、血痛、血臌”等,以代之。胃脘痛既胃氣痛也,伏梁既鼻癌也,翻胃既胃炎也,膈噎既食道癌也,積既肺腫瘤也,死血既肝腫瘤也,血症既白血病血癌也,血痛既血瘤或血管瘤也,血臌既胃腫瘤胃癌也,木既骨關節和皮膚腫瘤也,肺癌既痰結也,肝癌既肝血瘀(有三種),腎、膀胱、膽囊、腸、腦、目等等既瘀血腫瘤也。明龔廷賢《壽世保元》論:“翻胃”:脈浮緩者生,沉虛弱者死,翻胃之症其來也未有不由膈噎而始者,膈噎者,喜怒不常,所思勞役,警恐無時,七情傷於脾胃,郁而生痰,痰與氣博,升而不降,飲食不下。後世代醫家多之,以“反胃、翻胃、血臌”論。發生病症多以脾胃虛弱,加之飲食,七情所傷而致,飲食內傷,抱括過食生冷,飲食無律,常進食熏制,腌制,炸烤及黴變食品,飲酒無度等,致脾胃受損運化失取,淡濕內生,郁久化熱,濕熱蘊結,氣血瘀滯,聚而成形,發爲此聞過則喜,情意失調,憂胃郁怒,損傷肝脾,生機不暢,血行瘀滯,水濕不化,濕聚成疾,痰瘀互結,腹中臌脹,處則成臌,臌者血也,出于血臌 ,既稱胃腫瘤、胃癌。

  血臌既胃腫瘤,此病症因跌閃而瘀血不散,或受邪而瘀血不行,或風邪而蓄血不散,留在腹中,變成血臌。飲食入胃不變精血,反去助邪,久則脹,脹成臌也。淌以治水法治之,從傷元氣,而治氣治之,而更非氣也。徒增飽滿。然而對胃腫瘤的治療原則做了概括,提出:“活血祛瘀,行氣破瘀,通絡止痛,潤腸通便,能經補血,利水消腫,散痞消痰”之治則。本方劑則嚴格依據中國古代醫學古籍醫則配伍而成,方中諸藥功效簡述如下:

  當歸:甘辛,溫。此藥補血和血,調經止痛,潤燥滑腸,癜瘕結聚。《別錄》:“濕中止痛,除客血內塞,中風痙,汗不出,濕痹,中惡客氣,虛冷,補五髒,生肌肉。”《本草再新》:“治渾身腫脹,血脈不和,陰分不足。”紅花:辛,溫,無毒,此藥活血通經,去瘀止痛,治癜瘕,血瘀作痛,癰腫。《藥品化義》:“紅花,善通利經脈,爲血中氣藥,能瀉而又能補,各有妙義,則過于辛溫,使血走散,同蘇木逐瘀血,合肉桂通經閉,佐以當、芍治遍身或胸腹血氣刺痛,此其行導而活血也。”牛膝:甘苦酸,平,生用散瘀血,消癰腫。《藥性論》:“治陰瘘,補腎填精,逐惡血流結,助十二經脈。”《本草新疏》論:“牛膝走而能補,性善下行。蓋補肝則筋舒,下行則理膝,行血則止痛,逐血氣,猶雲能通氣滯血凝也。”詳藥性,氣當作痹,傷熱火爛,血焦枯之病也。行血則活,痛自止矣。水蛭:鹹苦,平,有毒。破血,逐瘀,通經,治蓄血,癜瘕幹血成痨。方龍潭曰:按《藥性論》言:“止行蓄血,血癜,積聚。與桃仁同用其效如神無比。”桃仁:苦甘,平。破血行瘀,潤燥滑腸,治癜瘕,熱病蓄血,瘀血腫痛,血燥便秘。《本經》論:“此藥主治瘀血,血閉癜瘕,邪氣,殺小蟲。”《本草經疏》論:“桃仁,苦能泄滯,辛能散結,甘溫能行而緩肝,故主如上等證也。”~~:味苦,寒。此藥主治消積,殺蟲。治積蟲,腹痛,疳疾,風痫。《本草經疏》論:~~其主殺三蟲,白蟲,才白自出者,腸胃濕熱甚也。逐惡氣,胃中熱淚盈眶邪氣,惡風,汗出,皮中熱結積者,腸胃惡熱盛也,苦寒二經。~~:苦辛,涼。此藥善能破氣,行痰,消積。治胸痰滯,胸痞,脅脹,食積等。《日華子本草》:“健脾開胃,調髒下氣,止嘔逆,消痰,治反胃,消食,破癜,結痰瘕,五膈氣,除皮明目及肺氣水腫。”此藥方服一劑後改服四物加味湯,不准服第二劑,否則就無藥可救。四物湯爲健脾行氣,調理氣血之功效。

  脾胃者,倉禀之官也,屬土以滋泉髒,安殼以濟百骸,故胃於中宮,職司南政旺於四季,育應四肢,胃形如囊,名水殼之海,脾形如掌,剩呼吸而升降,司遠化之標,其致呼吸者,元氣也。脾居其間,附胃磨動,所以殼氣消轉輸也。胃屬於戎,脾乃已也,至貳坤元,萬物滋生,人之元三焦之氣,五髒六腑之脈,統宗於胃,故人以胃氣爲本也,還善調脾胃者,當情其氣,氣健則升降不失其度,氣弱則箸滯矣。遠食者元氣,生血者飲食也。無時不在,無時不然,。然後胃氣不相接濟故也。氣將絕則升降之道廢,遠化之機弛也,大凡隔不快,食不美者,是氣之虛也,苟或飲食百倍,所傷乃一時臌悶,過則平矣。若傷者日久乃不快者,得元氣虧損而胃弱乎。故今論脾胃及內外傷辨也。四物湯加味其方如下:熟地:滋陰補血,治陰虛少,腰膝瘘弱,勞嗽骨蒸,遺精血崩,月經不調,消渴溲數,耳聾目昏。《珍珠囊》:“大補氣虛不足,通經脈益氣力。”熟地黃性平,氣味純靜,考試能補五髒之真陰,而又于多血之髒爲最要,得非脾胃經藥耶。且夫之所以有生者,氣爲血耳,氣主陽而動,血主陰而靜,補氣以人參爲主,而芪、術但可以佐輔,補血以熟地爲主,而芎、歸但可爲之佐,然在芪、術、芎、歸則又有所當避,而人參、熟地則氣血之必不可無,故凡諸經之陽氣虛者,非人參不可,諸經之陰虛者非熟地不可。白芍:養血柔肝,緩中止痛,斂陰收汗。“安脾經,治腹痛收胃氣止瀉痢,和血固腠理,瀉肝補脾胃。”當歸:“補血和血,調經止痛,潤燥滑腸。”“當歸,其味甘而重,考試專能補血,其氣輕而辛,考試又能行血,補中有動,行中有補,誠血中之氣藥,亦血中之聖藥也。”川芎:行氣開郁,祛風燥濕,活血止痛,治風冷頭痛旋暈,脅痛腹疼,寒痹筋攣,經閉,難産,産後瘀阻塊痛,癰疽瘡瘍。《日華子本草》:“治一切風、一切氣,一切勞損,一切血,補五勞,壯筋骨,調衆脈,破癜結宿血,養新血,長肉,鼻洪,吐血及溺血,痔瘘,腦痛發背,瘰疬瘿贅,瘡疥,及排濃消瘀血。”~~:補脾益胃,燥濕和中,治脾胃氣弱,不思飲食,倦怠少氣,虛脹瀉泄,痰飲水腫,黃疸濕痹,小便不利,頭暈、自汗、胎氣不安。《醫學啓源》:“除濕益燥,和中益氣,溫中。去脾胃濕,除濕熱,強脾胃,進飲食,和胃生津液,生肌熱,四肢困倦,目不欲開,怠情嗜臥不思飲食,止渴安胎。”~~:補中益氣,生津。治脾胃虛弱,氣血兩虛,體倦無力,食少,口渴,久瀉,脫肛。《本草正義》:“黨參力能補脾養胃,潤肺生津,健遠中氣,本與人參不堪相遠,其尤可貴者,則健遠而不燥,滋胃陰而爲濕,潤肺而不犯寒涼,養血而不偏滋膩,鼓舞清陽,振動中氣,而無剛燥之弊。”茯苓:滲濕利水,益脾和胃,甯心安神。《用藥心法》:“~~,淡能利竅,甘以助陽,除濕之聖藥也。味甘平補陽,益脾逐水生津導氣。”

  以上藥方如有配得正確,三天見效,五天見輕,連服六至八個月痊愈,不複發。但是,胃腫瘤有早、中、晚三期,不能用同樣的數量來治療,否則會有副作用。此藥方是專門治療胃腫瘤的,對其它癌症或腫瘤無效果。

健脾養胃顆粒是什麽?原因有哪些?



健脾養胃顆粒

拼音名:JianpiYangweiKeli
英文名:
書頁號:Z19-146標准編號:WS3-B-3648-98
【處方】砂仁14g陳皮14g厚樸28g
青皮14g豬苓112g白術112g
甘草56g黨參112g茯苓112g
酵母粉88g澱粉酶9g
【制法】以上十一味,將砂仁粉碎成細粉,過篩,備用。陳皮水蒸氣蒸餾提取揮發油,用適量
乙醇溶解,備用。取黨參、豬苓、茯苓、甘草四味與陳皮渣合並加水煎煮二次,第一次2小時,第二
次1小時,濾過,合並煎液,濃縮至相對密度1.06(98℃)。厚樸、青皮、白術三味藥以60%乙醇回流
提取,回收乙醇至無醇昧。將水、醇兩項清膏濃縮至相對密度1.28~1.30(98℃),放冷後加入澱粉
160g,攪勻制成大顆粒,幹燥,兌人酵母粉、糖化素、砂仁粉、砂糖330g,粉碎成細粉,混勻,用
適量乙醇制成顆粒,幹燥。兌人陳皮油醇溶液及適量香精,密閉,制成顆粒750g,即得。
【性狀】本品爲淡棕黃色顆粒;氣香,味甜。
【鑒別】取本品2g,置具塞錐形瓶中,加乙醚20ml,振搖10分鍾,濾過,取濾液10ml,揮幹後,
加10%香草醛硫酸溶液,顯紫色。
【檢查】應符合顆粒劑項下有關的各項規定(附錄ⅠC)。
【功能與主治】健脾消食,止瀉利尿。用于胃腸衰弱,消化不良,嘔吐便瀉,腹脹腹痛,小便
不利,面黃肌瘦。
【用法與用量】口服,成人一次9g,兒童一次1.5g,一日2次,周歲以內酌減。
【注意】忌油膩硬食,痢疾初起忌服。
【規格】每袋裝9g
【貯藏】密封,置陰涼幹燥處。
天津市藥品檢驗所起草

www.abeced.comtrue/zycs/181806.htmlTechArticle來源:網摘 2008年12月9日 脾與胃 脾與胃是人體的主要消化器官,同居中焦,二者相互協調,分工合作,共同完成消化功能,因此中醫稱脾和胃爲“後天之本”。現將脾與胃的生理功能及...

聲明:小魚養生網所有內容均由用戶提供或網絡收集,登載此文只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任何立場,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中醫中藥、養生及醫學具體治療及選購等,請您咨詢專業醫生或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分享到

評論